17岁结婚她备受婆家欺凌 18生孩子老公的心却已远

  俗话说: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降。

楚天都市报讯
年纪轻轻就嫁作人妇,成了一个被婆家人欺负的受气包小媳妇。现在渐渐成熟,终于懂得争取自己的尊严。

01你个窝囊废能做什么,让你游说老头子别给那老太婆做手术,你倒好,人家现在偏要做,看你大哥平时那副怂样子,关键时刻你还是拗不过人家!这动了手术,老太婆还得再活5年,老头子的钱还能要到手吗?唉,真是命苦,这煎熬看着媳妇咬牙切齿的样子,老二哪敢让她去医院伺候。老三新婚半年不到,新媳妇正是娇气的时候,死活也不肯去医院,嫌脏…公公一屁股坐在我家的沙发上,老公瞟了我一眼,我平静地说:你看我也没用,别想着让我伺候你妈,是她说的,死了都不让我管!大儿媳,如今也只有你能指望的住了,老二老三的媳妇想都别想呀,你妈也是黄土都埋脖子的人了,你就别跟她计较了行吗?公公一把鼻涕一把泪。我还是没有忍住犯贱,不计前嫌,含着眼泪,收拾了两件换洗衣服就去医院了。回想起踏进老刘家的这三十多年,婆媳间、妯娌间、兄弟间发生的林林总总与狗血撕逼,一部几十集的电视剧都拍不完。如今,我也是黄土埋半截的人了,回想起这大半辈子的屈辱,再看看眼下的生活。我想起了一句话:人在做,天在看,因果相随,天道轮回。02我叫邹蓉,57岁,32年前嫁给刘轩正,他是家中的老大,下有两个弟弟,一个妹妹。刘父也就是我的公公,是民国时期的大学生,当时在省城的一家国企上班,是一名兢兢业业的建筑工程师,每个月赚不少钱。刘母也就是我的婆婆,带着几个孩子在乡下生活,我的娘家家境殷实,父亲是一名小有成就的商人,当年也是看在刘父的威望,还有刘轩正的踏实能干上,同意了这门亲事,用下嫁形容一点都不为过。老公能干,是全家人的骄傲,加上公公的薪水,虽然子女多,小日子在农村过得还是很滋润的。平静的生活,从老二成家后,全部被打破了。老公跟着我父亲做生意,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万元户都很罕见的情况下,我们家已积累几十万的家底。婆婆提出,公公的薪水都用来养家了,老二的婚礼,得有我们来操办,作为家中的长子,刘轩正的孝顺是出了名的,因为家里有钱,我也没有计较。当大家都在感慨老二有福气摊上一个好哥哥时,新娘子耍起了小性子,她嘴巴一撇说:哥哥就是再好又有什么用,钱终究也不是自己的,你看人家大嫂穿的啥,我穿的啥,人家那一套估计都100大几了她巴拉巴拉地说个没完,脸更是拉的老长,我赶忙打圆场: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,你是新娘子你最美了,我穿的好一些也是显得对你们的婚礼重视呀对不对,别不开心,你要是喜欢嫂子给你也买一套。没想到,婚礼刚一结束,二弟媳就真的过来要我兑现承诺,我又气又好笑,给了她200块钱。她的凌厉也让我感到了压力,这个女人不一般,老二婚后,我们就搬了出来,婆婆跟着老二两口子生活。03接下来的生活,就永无宁日,婆婆说:老大不缺钱,老三将来接老头子的班,我们老两口就跟着老二了。公公的薪水全部用来贴补老二家,即便这样,二弟媳还是不满意,总是觉得我们家的东西最好,每次来我家串门,会顺势把我的擦脸油、洗发水拿走,有时甚至连锅碗瓢盆都不放过…时间长了,谁都受不了,我实在忍无可忍,强打笑颜告诉她:以后不要再拿我家的碗了,你要是喜欢,我就送你一套!大嫂,你说话可要负责任,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拿你们家的碗了?我去给咱妈送饭的时候亲眼看到我家的碗就在你们家的案板上,那还有假?呦!合着只有你家用这种碗呀,这样的话人家烧碗的人还不得饿死,切!二弟媳满脸的不屑。你切什么切,那种碗是我托朋友在景德镇买的,我敢说全村没有一家人用这种碗,你男人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,能花大价钱买这种碗,你拿了就是拿了,别背着牛头不认赃!哎呀,要死啦,我这嫁过来还没几天就被妯娌这样欺负,我不活啦,说着二弟媳就哭着跑了出去…不一会儿,老二带着婆婆气势汹汹地来了,一进门就指着我的鼻子大骂:你算什么东西,敢骂我媳妇,碗就算是我们拿的又能怎么样,那我也是拿我哥的,这有你什么说话的份儿!拿你哥的就有理了?我告诉你,你哥的就是我的,这是我的家,你媳妇没经过我同意凭什么拿我的东西?行了,你少说两句,你家日子过得好,老二媳妇眼馋拿你的东西,你这做大嫂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就行了,非要搞得她寻死觅活的弄得这么难堪,你是存心让我和你爸被人笑话吗?婆婆就是这么是非不轻,她从年轻时就偏爱老二。04我决定和婆婆思辨一二:妈,咱可把话要说清楚,我吃点亏无所谓,但不能被当傻子吧。从我嫁进你们家这7年,就开始伺候你们一家老小。7年间,你们吃的每一顿饭都是我做的,穿的每一件衣服也都是我洗的,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这么偏心呢?你和我爸把三弟安排到省城市政公司接班了,给老二又在农村盖的新房子,每个月我爸赚的钱也都悉数贴补老二一家了,那给我们的是什么呢?这所有的一切我之前没有向你抱怨过吧,可是现在我眼皮子底下出了贼,我家里的东西包括锅碗瓢盆动不动就不见了,我还不能说了?没想到,我的话一下子激怒了婆婆,她双手叉腰开始大吼吼:拿了怎么了,我们和老二住着,以后是要靠老二给我和你爸养老送终的,拿你几个碗几个盆就受不了了,我告诉你,我儿子的东西就是我的,我想拿就拿,你管不着!旁边的老二就像一个胜利者,得意洋洋地盯着我。成,妈,如果你要这样说的话我也没办法,那以后家里有啥事,你也别找我,我不管了。那一刻我的心凉透了。你放心,我死也不会让你管的,看你那嘴利索的,就是拿了几个破碗就罗里吧嗦的,还指望你以后能善待我,我呸,老二,我们走!说完婆婆气哄哄地走了。那天我气得哭了整整一个下午,而我的男人愣是屁都不敢放一个,夹在中间两头为难,最后索性就不管了。05从此,有男人和婆婆撑腰,二弟媳便越发嚣张了,没过多久怀孕了,自然成了金贵的国宝。她颐指气使的对老二说:让你爸这礼拜回来给我买点苹果,最近总想吃酸的,晚上,再让你妈给我做碗酸汤面,还有,把我这几身衣服也都洗了,夏天一股子味儿老二就是个妻奴,对媳妇有求必应,可是婆婆不干了!你媳妇儿还真是金贵呀,你大嫂家里她爸开厂做生意那么有钱,也不敢在我和你爸面前吆五喝六的,你媳妇怀个头胎就感觉眼高于顶了?婆婆忍不住冲老二抱怨。妈,她就是小孩脾气,你怎么还跟她计较呀?不过你听她最近总说想吃酸的,这不酸儿辣女吗,到时候给您呀生一个大胖小子,你和我爸还不开心死?老二哄人这本事,无人能及,他在婆媳之间左右逢源,游刃有余,几句话便说得婆婆闭上了嘴,乖乖去擀面了。二弟媳果然生下了一个男孩儿,这下他们全家都高兴坏了,这个女人更是以家中首位功臣自居,并且还要让公公上缴全部工资公公虽是文化人,一辈子没有什么主见,凡事儿都是听婆婆的,婆婆哪里是吃素的,财政大权一旦上缴,以后自己在家还有什么地位。奈何二弟媳心眼儿贼多,把老二吃的死死的,婆婆在他们家做了7年保姆,无奈之下决定分开。二弟媳一看婆婆这架势,当场就炸毛了,孩子往地上一扔,直接开骂:你个没用的东西,一年到头赚不到一点钱回来,还让我跟着你受苦,你看人家老大过的是什么日子,我跟你过得又是什么日子,你这么窝囊,跑到这世上干嘛来了,我要是你,直接就撞墙了…婆婆看到嚣张的二儿媳,骂自己的宝贝儿子,一下子就怒了:你嘴巴放干净点,凭什么这么说我儿子,老大家里过得好那是因为人家老大媳妇有本事,老丈人家也能帮衬到老大,你有能耐也让你那娘家帮衬下你男人呀,如果没有,就闭嘴吧。我和你爸对你们还不够好,你们结婚把婚房盖好,家具也全部都是新的,就连你的礼钱和做衣裳的钱都是我问老大要的,你别不知足!
我嘴巴怎么不干净了,你要是真要为我们好,为什么要把老三留在省城接老头子的班,让我们回来当农民,那可是一辈子的铁饭碗啊。呵,现在觉得老大媳妇好了,我可没少听村里的老人说你以前是怎么虐待人家的,用那沾满辣椒水的毛巾往她身上抽,哼,也亏得老大媳妇的娘家妈生着病抽不出身来对付你,要是放到姑奶奶我…啪的一声,突然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老二媳妇脸上!06婆婆脸色气得铁青,骂道:你是谁家的姑奶奶,我告诉你,进了我家的门就是要遵守三从四德,孝敬公婆,伺候男人的,我看是老二把你惯回来了,竟敢在我头上撒野。不要以为你生了儿子就了不起,人家老大媳妇生的儿子可比你早,论起来那才是我们家的长子嫡孙,你不乖乖听话,我就断了你们的生活费。你个死老太婆还敢打我,我看是老虎不发威,你以为我是病猫啊!说着二弟媳就朝婆婆扑了过去,硬是被老二拦下,婆婆才不至于被打。老二媳妇哪里肯善罢甘休,指着老二的鼻子:你个窝囊废,就由着我被欺负,你们都给我等着,我要让你们后悔!说完便气哄哄的走了,留下瑟瑟发抖的婆婆和不知所措的老二…回过神来婆婆气的捶胸顿足,直呼:作孽呦,怎么娶了这么一个泼妇进门一会功夫,老二娘家哥哥和弟弟都来了,手里拎着木棍,凶神恶煞的说:谁欺负我妹子了,是不是你个龟孙子?我不是我老二吓得都快尿裤子了。此时,老二媳妇走进来,皮笑肉不笑地说:他还没那胆子打我,哥,你把他给我看好了,今天我要好好教训下这个死老太婆,不给她点颜色看看,还以为我和老大媳妇一样好欺负呢!说完,老二媳妇就把婆婆拖到灶房打了一顿,听着婆婆的惨叫声,老二吓得一动不动。等家里人得知婆婆被打的消息往回赶的时候,老二媳妇早已经抱着孩子扬长而去了。刘轩正对着老二大吼:怎么能在你眼皮子底下,看着自己亲妈被老婆暴揍呢?公公泪眼婆娑,但却无可奈何,老三虽然生气,可架着人家老二娘家兄弟俩人高马大的,也不敢贸然行动…婆婆气得一边骂,一边掉眼泪,可是接下来老二说的话更是惊掉了大家的下巴…(上集完)END作者:静水,自由撰稿人,高校兼职财税讲师,育儿工作者,38岁裸辞,一支笔写尽人间冷暖,陪你把孤单过勇敢。

  长期以来,一直在家里安安稳稳地过着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平常平静日子的大川,早晨起床时,就宛如猛然间横遭一击,立即晕头转向。那情景就好像独自一人悠闲自在地走在荒山野岭,脸上猛然间被人打了几拳,又被一脚狠狠地踹倒在地上,挣扎着惊恐万状地想看清楚袭击这是谁,眼前却是一片茫然。

采写:记者向然

  大概是前一天晚上有点寂寞,酒喝多了几杯,啥时晕头晕脑地倒在床上睡觉的,大川脑子里迷迷糊糊毫无印象;听到窗外叽叽喳喳的鸟鸣时,依然头晕脑胀。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,天已经亮了。一贯勤劳的大川立刻惊坐起来,拿起放在里床的衣服正要穿,立刻好像身边卧着一条冰冷的大蛇一样惊恐万状,瞬间成了一尊雕塑。

讲述:蒙蒙

  原来,大川的弟媳,也就是弟弟小川的媳妇阿凤衣衫不整地躺在身边。大概是听到了声响,阿凤慢慢地睁开漂亮的眼睛,瞬间露出惊慌失措的神色,慌慌忙忙地弓着腰坐起来,双手先是紧紧地捂住遮得并不严密的胸部。愣了不到一秒钟,好像事先预备好了似的,一边哭喊着“不要脸的大哥,还欺负我。我这样子以后还怎么有脸做人啊?”一边张牙舞爪地挥舞着双手恶狠狠地扑向大川,拳头巴掌雨夹雪一般地打在目瞪口呆的大川的头上、身上。

性别:女

  大川一惯老实本分,木讷寡言。偶尔别人开玩笑调侃大川几句,大川总是红着脸嘿嘿一笑,毫不理会。其实,有时候想理会,但口拙说不出一句话。结婚十几年来,特别是十年前通过医院的检查得知老婆不孕以来,大川对老婆也毫无怨言。老婆时而说几句包含着歉意的话,大川总是连忙微笑着,瓮声瓮气地安慰老婆,说实在不行的话,遇到合适的就抱养一个孩子。人心都是肉长的,老婆从此对大川更加温柔体贴,夫妻之间的感情好像蜜里调油,更加融洽。

年龄:22岁

  前一天上午,老婆的娘家因为农活多忙不开,老婆回娘家帮忙去了。晚上,有些寂寞孤单的大川感到有些疲劳,就自斟自饮多喝了几杯,随后就晕晕乎乎地睡了。谁知一觉醒来,弟媳竟然半裸着出现在身边。

学历:初中

  看到弟媳的霎那间,一惯口齿笨拙的大川,脑子转得可并不比别人慢丝毫,这时脑子里却瞬间好像是短路,啥也记不起来。

职业:网吧收银员

  骤然间的狂风暴雨,使得大川慌慌忙忙地双手蒙着头,嘴里笨拙地反复解释着:“不是我,我啥也没干!”

时间:11月7日下午

  可是,阿凤还是好像疯了一样,不顾衣衫不整,不依不饶地哭喊着叫骂着,双手胡乱地在大川身上捶打着,撕扯着。情急之下,大川慌忙挣扎,一下子滚到床下,阿凤顺势滚下,骑到大川的身上,继续重复着刚才的哭喊打骂。

地点:楚天传媒大厦一楼中庭

  忽然,眼前一亮,房门开了,一个人影闪进来。阿凤一看是婆婆,连忙一跃而起扑在婆婆身上大哭大叫起来:“妈,大川趁大嫂不在家就欺负我,我这样子以后还怎么做人啊?”

蒙蒙是坐长途汽车来的,还由她的一个女友陪着。跟女友的略带知性相比,她显得有些懵里懵懂的,她出于情绪激动表达不清的意思,由她的那位女友补充。

  老人闻听浑身一颤,脸上的饱经沧桑的年轮里满是惊讶和疑惑;略微愣了片刻,心里虽然知道大儿子忠厚老实,肯定不会做这些偷鸡摸狗之类的丑事,但是眼前的事实,却让老人紧紧皱着眉头一句也说不出来。

我不满18岁就做了他家媳妇

  家丑不可外扬。不但如此,也不能让大儿媳知道这事。老人连忙轻言细语地安慰阿凤,一边迅速从床上拿起阿凤的外衣披在阿凤身上,扶着她坐在屋里的椅子上,双手不住地理着阿凤的乱发,一边温情地劝说阿凤小点声,一边狠狠地轻声咒骂大川。大川满脸通红,衣衫不整地双手抱着头,赤着脚蹲在地上,浑身不住地颤抖着。

我17岁就结婚了,是奉子成婚。那时候自然不够结婚年龄,结婚证是去年才补办的。儿子出生时,我的18岁生日才过9天。

  大概是老人在家里还有点威信,也许是阿凤看到可以为自己做主的婆婆已经在为自己伸冤,很快就止住了哭声,好像忍着巨大的痛苦和委屈,不住地大幅度抖动着身体抽噎着。

也许因为我太年轻就结婚生子,所以婚后出现了一系列问题。可是,我老公石心比我大七八岁呀,结婚时他也不小了,现在他都是三十岁的人了,却让我一点安全感温暖感都没有,在那个家里,我毫无尊严,度日如年。

  就在老人思虑着下一步该怎么办时,阿凤抽噎着说:“妈,大哥欺负了我,必须补偿我!补偿费十万元,少一分我都不答应!”

当初我父母死活不让我嫁给石心,不仅仅因为他比我大那么多,也不仅仅因为他家太穷,主要是我们两家相距远,我家在鄂州,他家在黄石下面的农村。

  十万元的补偿费,数字的确巨大。老人吃惊之下,慌忙连声解释这么大的数字难拿出,阿凤坚决不答应。最后,阿凤竟然像是威胁似地声称,若是不立即答应这个数目的精神赔偿费,立即就把这事告诉丈夫小川,也告诉大嫂;还要把这丑事在村里四处宣扬。

当初结婚的时候,他家连一张婚床都没有,很多家具全是我家买的,最后他家总算找木匠打了一张新床。刚结婚的时候,我跟石心的妈妈相处得倒也算和睦,我年纪小,婆婆说什么我都不计较,婆婆也说把我当小孩,我说什么她也不会计较。

  老人蔫了,大川更是宛如深秋的草木被寒霜打过了一样。

可是我生孩子后,家庭矛盾就出现了。生孩子第二天我就出院了,自己做饭吃,石心一点都不懂心疼老婆。婆婆本来在帮忙给孩子换尿布,孩子一哭,她就突然很不耐烦,骂骂咧咧地把孩子一扔,尿布一摔。她情绪不好是因为那两天她跟大儿媳吵了架,还在怄气。

  这些年来,大川夫妇一直勤劳,而且省吃俭用,刚刚积攒了十万元准备搭房子。这些可都是血汗钱,哪一分钱都是一颗汗珠摔八瓣挣来的辛苦钱,可眼下也只能救急了。唉,就算是破财折灾吧。大川想到老婆大概还有几天才回来,自己偷偷地把存款取出来,老婆现在肯定不会知道。

他姐姐们莫名其妙打我

  大概是看见大川的脸上稍微和缓了一些,阿凤眨巴着漂亮的眼睛,一本正经地保证:“我要是拿到了补偿费,就保证把事情烂在肚子里。我也懂得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。”

石心有三个姐姐一个大哥,石心是最小的。一般当老幺的至少在感情上会占些便宜,家里的老人啊,哥哥姐姐都会疼老幺一些。可不知道为什么,我为他们家生了个儿子,全家人都还欺负我。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不喜欢我这个外乡来的媳妇,还因为石心在家里也不受待见。我婆婆跟公公关系一直不好,经常吵吵闹闹,大哥总是站在婆婆一边的,而石心却不怎么在意父母之间的纠葛,所以婆婆自然对大儿子和儿媳偏心一些。我跟大嫂最初为口粮问题产生矛盾之后,就经常为一些生活琐事起纠纷,婆婆总是站在大嫂一边。鸡毛蒜皮的琐碎纠纷倒也罢了,我忍一忍就过去了,可后来婆家人竟然对我大打出手。

  当天,阿凤一脸满足地接过十万元以后,家里立刻风平浪静,好像啥也没发生。只是平静中好像透露出莫名其妙的躁动,也像看似平静的水面下,其实却暗流涌动,一刻也没有停止。

2010年5月初,我找公公借了400元钱,准备出去打工,一时没走成,那天心情郁闷进了网吧,上了一夜网。就因为这件事,石心的两个姐姐竟然跑过来打我,把我衣服都撕破了,说我不守妇道在外乱搞。石心那时候在江西打工,我给他打电话哭诉被他姐姐们打骂的委屈,他也明知道他姐姐们不对,不仅不安慰我,反而不耐烦地吼道:“你给老子滚!”

  两个月后的一天中午时分,刚从外面匆匆赶回来的阿凤,见到家里只有婆婆和大川,冷冷地一笑,来到婆婆面前,脸上流露出不知是得意,还是威胁的神色,微微昂着头,骄傲地说:“妈,我怀孕了。你们都知道,小川不行。我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大川的亲骨肉啊!”

发生这件事后,婆婆自然是站在她女儿们一边。过了一个多月就是端午节了,石心回来了,我们关系时好时坏,好的时候他对我很好,一起去婆婆那看孩子;吵起来了,我就跑回娘家,他就带着孩子去哄我回来。

  声音不大,对于大川来说却宛如晴天霹雳,震得大川瞬间一动不动,好像连呼吸都停止了。

他大哥砸烂我的婚纱照相框

  “妈,这可是大川的亲骨肉。这也许是咱家里唯一的孩子,是咱家里的香火。如果想要的话,再给我五万元营养费。不然的话,我就告诉小川和大嫂,然后到医院打掉孩子。”

2010年中秋节前,我和石心又吵了架跑回娘家了,石心带着孩子去我娘家接我回来。万万没想到的是,等我和老公回来,家里大门敞开,我们的婚纱照相框被砸得稀巴烂,我的一些金首饰也不见了。从种种迹象猜测,我怀疑是石心的大哥干的,但他死不承认。最后我报了警,派出所的民警来后,石心的大哥终于承认婚纱照是他砸的,他说的理由竟然是看我家里太脏乱,觉得我这个弟媳太不像话了,一气之下就砸了。但他自始至终不承认偷了我的金首饰。

  大川妈早就隐隐约约地听到少数村人嘲笑讽刺她有儿子、有媳妇没孙子之类的话,一直心情郁闷不已,在村人面前抬不起头,此时听了阿凤的话,犹如喝了一杯蜜水,立刻满心舒畅、满面春风,不过随后又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石心跟他大哥毕竟有手足之情,他大哥一求情,石心便网开一面不追究了,这事便不了了之。

  老人且喜且忧,紧紧拉着阿凤的手,眼里流露出渴望以及担忧的光,恳求着说:“好阿凤啊,千万不要做傻事。不管你说啥,我都给你做主。你可千万要把孩子好好保留着啊!”

中秋节过后,我和石心便一起出去打工了。在外打工的这段时间,成了我和石心之间难得的稍稍温馨一些的时光。直到去年腊月,公公病重,我们才回来。也怪我,有天在婆婆面前又提起婚纱照被砸、金首饰被偷那件事,婆婆站在大儿子一边,骂我们俩,还喊大哥助威。石心的大哥骂我长得丑,没能力,不如他老婆一根毫毛。

  “妈,我听你的话。那你可得想法子再给我五万元。再说,这钱也不是我个人花掉了,我是为了给咱家的后代增加营养,一切都是为着你的孙子啊!”

起初石心任他大哥骂我也不吭声,后来不知道怎么二人打了起来,婆婆也帮大哥打石心,一场混战,自然是石心输了。

  不得已,在村人面前的脸面要紧,家庭的香火要紧,家庭成员之间的和气更加要紧。老人迟疑了片刻,还是掏出自己积攒了多年还带着体温的三万元养老钱,双手颤抖着,递给阿凤。大川看到还差两万,只得狠了狠心决定再出两万元;主要是因为有了儿子,虽然名义上不属于自己,但毕竟是家里的喜事,是家庭的香火。于是瞒着老婆,大川在朋友处借了两万元,双手捧着递给了阿凤。

有钱有房我还是个苦媳妇

  生下孩子后,阿凤好像成了皇后,全家的中心。每天除了定时喂喂孩子,时而抱抱孩子,连家务事也不做;遇到空闲,就一如既往地钻进棋牌室,全神贯注地鏖战在四方城里。本来就平常无事的日子更是波澜不惊,轻盈的时光悄悄地从麻将牌的缝隙间无声地溜过去。

今年,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改变。我们那一带被征地,作为拆迁补偿,石心家一下子可得8套房子,还有不少现金。公公婆婆决定分给石心和他大哥各3套房子,另两套房子公公一套,婆婆一套,但公公将来肯定是跟着我们过,婆婆跟着大哥大嫂过,老人跟谁房子最后就给谁,实际上石心和他大哥各得4套房子,另外,石心还得了一笔数额不小的现金。

  阿凤的孩子牙牙学语的时候,一条喜讯宛如一块巨石投入平静的水面,瞬间就激起了冲天的浪花。因为城市的不断膨胀,这个前若干年就列入城市规划的村庄,村人一直翘首期盼的拆迁工程正式进入了实施阶段。

我说:“你们一下子成了‘拆二代’,有了钱有了房,各人守着各人的房和钱过日子,再不会有那些兄弟妯娌间鸡毛蒜皮的纠纷了啊。”没想到蒙蒙讲得更伤心了:“我不在乎钱和房,我更想要的是尊重。在这个家里,我从没得到过最起码的尊重。老公的家人欺负我倒也罢了,毕竟我不是天天跟他们一起生活,我更在乎的是老公对我的态度。”接着,她哽咽着讲了她的内心感受。

  阿凤闻听朝思暮想、渴望已久的拆迁终于悄然而至,真是喜出望外;一直就躁动不安的心,开始疯狂地跳动起来。其实,相貌俊美靓丽的阿凤,当初能够嫁给家境一般,木讷老实的小川,就是因为小川家所在的村庄位于城郊,而且早已就不断听说过这座村庄要拆迁这件事。尽管结婚后,内心里渴望的拆迁一直没有见到实施的迹象,而且发现忠厚老实的小川精子成活率比较低,一直没有怀孕,阿凤一直耐着性子忍着,尽量不主动提出离婚。凭着她看到的城市发展的速度,以及在棋牌室听到的各种各样的小道小消息,阿凤断定这个村子一定会拆迁;而且时间绝对不会拖得长久。因此,长期以来一直好吃懒做、讲究享受以及颇有心机的阿凤在小川面前,从来不以男人竭尽全力维护的弱点要挟小川,但是,得允许她天天打麻将。小川本就老实,顾及到男人的面子,实在无可奈何,也就睁只眼闭只眼,听之任之。尽管有时听到一些风言风语,小川也是私下里抹一抹泪水,忍一忍算了,只要不离婚、不撕破脸面就行。

我是那么爱我老公,从十五六岁就跟他在一起,他却对我不是那么在乎,不尊重,不疼爱,不关心,仿佛我不是他的妻子,只是一个随时可以扫地出门的保姆。

  此时,如此激动人心的消息传来,阿凤怎不喜出望外,高兴万分?一天中午,阿凤得意洋洋地抱着孩子,趾高气昂地对着婆婆以及大川夫妇好像下命令似地宣布说:“这次拆迁后返回的三套房子,我家有孩子,得分两套。伍拾万元的拆迁款,我们家四十万,主要运用于抚养孩子。”如此赤裸裸地占便宜,老人气得浑身发抖,大川夫妇十分震惊,坚决不答应,连小川也很是觉得这样的要求太过分,感到很不好意思。

我爸快过世的时候,我要他去看一下我爸,他坚决不肯,最后还是我跪着求他,他才不情不愿地去了一下。这哪是把我当他的老婆呢?今年,因为拆迁补偿,一下子有了钱,他什么事也不想做了,每天就是上网,跟朋友们吃饭喝酒,家务事一概不帮忙,我上一天班回来累死累活还得面对一个乱糟糟的家,还要伺候他,照顾孩子。我不满他这样的生活态度,不免唠叨一下,有时也提到离婚,他现在底气很足,动不动就说,离就离。今年7月,我们俩去民政部门准备办离婚,又因为这原因那原因没离成。

  阿凤当初得知小川无生育能力,忍耐了这些年不离婚,就是为了贪图拆迁的巨款。此时哪里会允许到了嘴边的肥肉让给他人?

说实话,我是真的很爱很爱我老公,我真的很盼望能回到过去温馨的时候。

  家里从此失去了往日表面的宁静与温馨。在争吵中一直得不到决定性胜利的阿凤火气更盛,每天在家都拿小川出气,责骂小川无用、不是男人等。俗话说,狗打急了还跳墙,兔子打急了还咬人。小川想到结婚以来一直受气,真是“是可忍孰不可忍”。一天晚上,阿凤再次责骂小川时,怒火万丈的小川,猛然间想起外面关于妻子作风问题的风言风语,一股男子汉的豪气在长期的委屈和压抑氤氲下,宛如火山一般抑制不住地爆发出来,顺手给了阿凤一耳光,随即吼道:“你一天到晚拿孩子做挡箭牌说事,要这要那。你别以为自己在外面做的那点事我不知道,明天就做亲子鉴定去!”

我劝蒙蒙还是别轻言离婚,我说,他没打过你吧,也没在外找女人吧?她却说:“他是没打过我,也没玩婚外情,但跟他在一起,我感觉没有一点尊严,没有一点温暖。”

  长期以来一直在家庭占据统治地位的阿凤,早就不把小川以及全家看在眼里,饿狼一般扑在小川身上撕扯着,打骂着;坚持着声称,坚决做亲子鉴定,谁还怕谁!

  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后,小川且喜且忧,孩子就是自己的。小川精子成活率低,并不是完全没有生育的希望和可能。

  得知亲子鉴定结果,大川仔细回忆了那一天醉酒的情况,以及阿凤借机索要钱财,拿到钱财就偃旗息鼓,早已就怀疑那件丑事是阿凤精心设计的骗局;同时联系阿凤数年来天天进出棋牌室不分昼夜地打麻将的行为,内心里断定阿凤诈骗钱财一定另有原因。于是,大川把弟媳阿凤诈去十五万元的事情,一五一十清清楚楚地告诉了爱人和小川。大川的爱人愤怒之下,立刻怒气冲冲地跑到阿凤面前,逼着她还钱。心里一块石头刚刚落地的小川,心再次悬了起来,逼着阿凤解释诈骗的十五万元都用到哪些地方去了。

  一周过去了,半个月以后,阿凤完全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,任凭大川夫妇说破嘴皮,阿凤坚决就是不还钱,也不讲出原因。任凭小川如何逼问,阿凤就是不讲十五万元的去向。无奈之下,大川夫妇商量一番后,征得小川同意接着报了警。

  经过警察耐心细致地询问以及严厉的政策攻势,阿凤心理开始崩溃,交代了骗钱的原因。婚后,阿凤一直沉迷在麻将牌里。常话说十赌九输,越是输钱的人越是渴望着赢回去。阿凤原指望着拆迁款,但是,传说里的拆迁迟迟不见行动。阿凤好吃懒做不劳动,根本就没有收入;小川的工钱,除了维持最低限度的家用以及两口子的生活,剩下的就全部被阿凤带进了棋牌室,在麻将桌上流向了四面八方,从此不见踪影。不得已,阿凤开始借高利贷。谁知借的高利贷在棋牌室里同样宛如泥牛入海。阿凤的债务越来越多,放债人逼债逼得越来越紧,口气越来越狠,甚至说再不还钱就要卸下阿凤一条胳膊、一条腿。

  怎么办?阿凤开始把目光转向家里。谁知开口向婆婆借钱、向大川夫妇借钱全部碰壁。小川得知后,甚至壮着胆子淡淡地数落了阿凤几句。借不到钱心里已经窝了火,又被一惯低眉顺眼的丈夫数落了几句,阿凤的心里开始扭曲起来,暗暗地思虑着寻找机会,既报复一下大川,又设法在大川身上弄到一笔钱。

  阿凤表面上默不作声,实际上处心积虑地等待着机会。那次大嫂因故回了娘家,小川正好外出做工,阿凤抓住这近乎千载难逢的机会,导演了被欺负的一幕。其实,那天阿凤见大川醉酒,黎明时分,心惊胆战地来到大川房里,悄悄脱下衣服,穿着睡衣钻进被窝,等着大川醒来借口被欺负,敲诈了大川。

  躲在屋里偷偷地捧着诈骗来的巨款,阿凤竟然鬼使神差般地生了喜极而泣的感觉,心里美滋滋的,庆幸钱财竟然来得如此容易。

  还完高利贷,十万元已经所剩无几。勉勉强强地撑持了一个来月,阿凤又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。就在阿凤宛如热锅上蚂蚁一般急得团团乱转时,阿凤发现自己怀孕了。阿凤好吃懒做,贪图享受,在棋牌室常常和一些心怀不轨的男人调笑,但是,还没有和别的男人乱来过;心里知道这是丈夫的孩子,但在金钱的趋使下脑子转了几转,横下心自编自演了后一幕。

  小川虽然老实巴交,但事实自始至终的真相完全揭开后,戳痛了小川心灵里最敏感的部位,他抑制不住满腔的怒火,坚决提出离婚。阿凤本来就不愿意和小川一辈子相守,现在虽然不愿意立即离婚,但理屈词穷、无可奈何,长叹一声“机关算尽太聪明”后,黯然答应离婚。

  因为诈骗巨款,阿凤最终铃铛入狱。真是:天作孽,犹可活;自作孽,不可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