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天的云,惆怅的诗

  长笺西落云霞,泛起一片片黄晕。灰灰的中年老年年里一池铁黄的波影,挺立着翠荷、水华。

撒一片月光,青瓦上开成了一朵朵花。西窗挂满思量,数萤闪烁着月华,凝住了一树的铅灰金桂。

浅念,一页心语,一帘优伤。歙墨中,泼出了一江浪遏飞舟,深情浅缘,雁归素云。撑开花落的零碎,飘零弯屈曲曲的记挂,丝雨深巷吞吐着残星柳月。

  临窗纷繁,影贴格栅。几束清灰斑迹云中泻落,射在架下悬垂的紫藤上,摇摆、闪烁三个个圆圆的光斑,绚烂着一院平淡淡的夕阳。

伞下离索的浅影,挑起了时光。在记念的无眠中,隔瓦听笛,抚窗月琴。肩落一场烟雨,伏笔一段横竖。朦胧中木桥墨迹、流水烟渺飘荡在灯火处。

冷风吹瘦了一圈浅念,霜浸渍足硬了一卷念想。蓝指缺点里飘动了孤独,鞋印泥泞中冲刷了秋长。饱蘸着弯月的银闪,心语执笔,繁华了频仍年长几度春暖。

  记念推开门环,挤进淡淡的芳香。太久的无家可归,隔绝的话梅,浓浓的扑面而来的细雨,弹指间潮湿了期盼的胸间。

斑驳的水色,颠沛青瓦的裂缝,超过漫藤枯叶顺墙而下。掬成镇落的幽雅月光,一而再一而再再而三婉玉着暮色馥郁香味。

心沥的界限,许一片静安绵绵,浅欢里激起芦笛琴瑟,梵音中饱蘸晚秦DongFeng,荡漾着流水落花的芳香。

  隔山望水,临江饮醉。一陌天涯的露滴,情愫仍然着夏日时光,横竖着清浅的笔画,搜索前世的一缕窗前的月光。

夜深人静流水,躺着青瓦横梁。跳蛙的鸣脆,青灯的霓黄,潋滟澜山中一抹舒畅的墨香醉梦着骑马白墙。

心语星愿,一眉卷恋。舒展掌心的神魄,摆渡着贴云吻枕的蓝巾,一路远去的暖花,一坡下滑的云幛。笺上的色情,纸背的萧瑟,望花沉月的回看。书怀的左右,斜阳如血的迷离,慢慢风干了角落里的词章,掩埋了石巷招摇的念想。只怕,两望的魂魄泪如泉涌,默默相思相依。

  旧符沧桑,吹乱词章。碾过了有一些昏沉落叶,撕碎了有一点点已经的日记。哀痛,感慨,万般无奈,彷徨。还不曾说句后会有期,已经转身天涯。刺破的心,流血的泪,蘸着瘦瘦的寒风,流水落花春去,风夜雨幕江寒。

云笛穿巷,淡淡悠亮。沏一杯桂乌龙茶,端一碟蚕豆香,映着窗框上一对倩影,中和小运格栅盈芳。情缘了悬挂的红灯笼,染红了一条巷子。

临一池墨香的光景。湿润里,淡迹中聆听宫殿亲朋叙旧,品味里升平亲眷仄声母韵母达。穿越史诗雨行的心尘,收获播种世间上穿梭秋思。碾转树梢上的巅翠,大运天涯,撒一齐晚风编织的念想,抚摸着马背上奔驶的合同,天边守望着一朵云霞。

  临窗一览山水,伫岸一池水花。走着回望鞋的印记,默立细品雨霜。一陌久远的秋意,浓浓的相伴着时间的凄凉。远去的云,飘浮的诗,萧条松影,心语苦恼。

双方镇落,一桥西窗。横着片片青瓦,连着时光苍凉。

一树万花,菁绿云蝶。桃花源的阔别,生生息息了心语悠然,念暖深冬里滤出了历史的哀凉。肩落白梅,腰缠深仇大恨,相送一缕云,阳光下又是一片花。

  秋思西天素云,横吹拂瘦伤心。

一袭清月,封盖三生三世的风云冷霜。喧嚷的国君幔帐,昏迷的七曲八调,弥漫着烟火里的尘土。丈量的封疆域地流浪着皇冠上的肮脏,和剑腥血雨的硝烟。

心风习习,时光冉冉。拢一路退化,种一片霓裳。晚风吹雨里,斜阳西照着笺窗的风情,盎然南山的牛桃,山沟水色的芭蕉头。深念中,琉璃轻过,临水照花。青草掠起的老年,流淌成笔端上大运的华章。

  云幕豁处,闪烁着鲜翠婉蓝、千茎紫琳的花媚。轻盈斜落一束清晖,聚汇着一落花开的生潮。云华落尽,珊珊怡悦,默祷着时段温柔。

铺天的阵势,刮地的砂石。溅起的时刻,吹拂的风云。镇落上留下了炊烟里的墨迹,古桥上面斜挂了夕阳西去阴冷,青花降雨露落在褪色的朱砂上。

一同的薄凉,淡淡浓浓。一程的景观,风雨满城。难掩的沧桑,叶落的悲凉,岁月雕刻成碑,照旧风花雪夜各处情畅。尽管袭香的浓妆,也会艳抹着西落的年长。心绪,暗香,脉脉流淌。

  情醉男女,榕绒密绣。一袭气浪的香浓,婉恋的烟篆,从月光的云端里轻俯,珍珠样的洒在水息的船弦旁,渔火阑珊中轻袖添香,双桨如水,伴着月色。

反观入画,撩起了落花时分寒凉,烟雨里飘满了一巷的往来的诗句。许是人间无恙,许是残柳无花,一落夕阳摇摆了云彩的落泊,飘零了一叶轻舟的孤漠。

执念着富华的卷章,怀揣着浅念的念想。砚池元老的灵水,轻拂滇池的红嘴,心路上描绘着山沟清泉,捧生平微笑伴着花开,凝成了三生三世的安暖,浅念踏月追风,收藏在长长岁月里。

  秋夜,一黛远山,一叶木落,摇动着萧瑟秋露,翻过清寂冷淡。轻捻一杯横笛音符,在心媚上点缀一枚朱砂,迷离烟云,落苍飘零。

一树的花瓣,倒挂枝叶沧海桑田。刻满了细节上字里行间的记挂,远去的老少边穷,陨落了临窗的剪花。

一朵心瓣的蜜月,挥洒着渔火阑珊的光晕。在通过网格的水滴中,湿润了恋爱的温莎。轻推窗棂,让记挂飞进霓裳羽衣下的温和,挨着肤香,贴着眉梢,朱唇皓齿间印着一轮明亮的月。

  秋雨、秋月、秋霜。

小镇砚墨,执着河水。泼洒了一桥的花前月下,流淌的热闹里,溢恶月色荷塘,轻国风大雅小文雅诗行。命宫了青瓦月光,斜下西窗。

眼尖绘墨,丹青笔抹。依旧中的彩云,玲珑着页页书笔的情醉,况味中薰染了一世的容颜。抹一笔延伸的幽梦,刻一枚天涯的景点,轻抚着日子的脸蛋儿,吻上一片暖暖的唇香。

  暖情、暖意、暖心。

一串珠帘,半卷月光。曾经的初见,相约桃花源。月光恋瓦,西窗拥霞。扉青的细雨,翻阅着中雨的秋霜,沉醉着时间的划痕。

春色正巧,念心梦想……

  了解了一首诗的美好,明白了一段心语的深念,星月会穿越心尘,水芝会吻过掌心。一纸的项背,书写着俗世1月天的香气四溢。嫣然含笑,倩影未有远去,还在内心与您展望。

云幕北天的豁达处,鲜翠了一弯的微笑,暖暖的拥抱。亲月下,清晖卸落风雨,岁月浇水了一片婉蓝。

版权小说,未经《短经济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发,违者将被查究法律权利。

  心风习习,亲拂一棠过往的事琉璃。一季寒雨淋湿了左右的文字,带走了撇捺的诗意,苍凉里,一醉浮生花雨,一盏冷艳孤灯。终是不能够消去那一缕缕暗香,终是一份划不开的那份浓浓的驰念,深深的埋在心里。

秋雨飘落石巷,月临花生香。相思翻遍了角角落落,找寻前世的诺言。模糊的人影,淡淡的离索,消失在古旧的木桥上面,遗落了光阴的笔记,吹走了撕碎的青花。

  许是念碎如细,许是幽梦长春电影制片厂,许是西天的云,许是难受的诗,延伸着牵记久久。印迹着日子,吹雨成落花,只要还有青春,只要依旧极度路口,就能有欢声就可以有笑语,月下一同等候,一同携手,一齐走……

望着水面上浮的碎片,过往即是一片云烟,随风飘走。小运里,数说了日月色情,植物栽培了时光难受。砚一池亲自播种的淡墨,寥廓形然恋歌南山,回味、挂念、走过,渐渐的写满岁月的华章。

连续几天来青瓦,一片月光。斜下清幽,轻推西窗。轻抚秋月,斜阳下播种尘凡五月天。携手身边的大爱善良,携手双双对没错霓虹凤凰,携手一船船红绿染江的嫁妆。

版权小说,未经《短医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发,违者将被根究法律权利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