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飞的鸟

  油黄的麦子,肥胖的瓢虫躺在青葱成片的叶上,蛱蝶忽进忽出,点缀在那金黄的园田,以及一深一浅的友谊。

图片 1

上次月假,与母亲一起驾着小车去岳阳。天气非常好,车停下来时,我轻轻把车窗摇下,微风掠过远处的青山,温柔地拂过车窗,托起我的脸颊,如同母亲那温暖的手掌一样,轻轻抚摸着,好不惬意。远处的白云,在山尖奔跑着,让我想起林清玄先生《迷路的云》的一段话:

  黧风高兴的叫喊着:“堂哥回来了!”

  据说这是一只有些身价的鸟儿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云是夕阳与风的翅膀,

  秋风缠绵于红宝石镶嵌的枫叶林。那是一个响晴的早晨。细薄的流砂伏在宁静的小村镇。堂弟黧风黝黑的脸蛋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。

   
头晌午,它一头撞到儒窑画室的大玻璃窗上,晕头转向地栽到了地上,被我家户主捡起来,拴了细麻绳带了回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云是闪着花蜜的白蛱蝶,

  雪白的蒲公英乘着扁舟,懒洋洋的抚在脸上。黧风拉着我下了阿奶家的。眼前是花絮漫天飞舞,深黄色的海浪卷起了波澜。

   
没想到它蛮有个性,四下里扑腾,满地的羽毛,翅膀也磨破了皮。扑腾累了,头高高的昂起,张着尖尖长长的嘴,一副不理人的臭模样。朋友说,它老张着嘴,可能饿了。找来食物,它不正眼瞧,放进它的嘴里,亦没点反应,一只倔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云是秋天里白茶花的颜色。

  高大的玉米丛中,藏着黧风的童年味道。拨开一片又一片的蕉叶,两张小板凳摆在青石上,小溪缓缓向东流,树柳耸翠处处青。

    它大概是生我们的气了,高高大大的人,竟与鸟过不去。

     
我望着这朵朵白云,看得都痴迷了。当时就想象着自己是一片自由奔跑的白云,一下子跑到山的那头望一望,一下子跑到山的这头瞧一瞧,有如小时候在市场赶集一样,总是要抓着母亲的手,左看看,右瞧瞧。

  番薯般深红的秋叶旋风而起,丝丝清凉滑入心头。

   
晩上吃完饭归来,它已被拴在我们家阳台上。户主说,天寒地冻的冬天缺衣少吃的,在外面奔波太辛苦,不如买个笼子把它圈养起来,开春再放走。鸟不买帐,依旧高高䀚着头,张着嘴,眼神四十五度角斜睨着你。

     
望着,望着,任思绪远飞。低头笑笑,又眯着眼睛,尽情享受着这舒爽,沉迷在这属于我的小千世界里。

  坐上青石台,聊起了往事。他越说越高兴,一直说到晌午。他潜入花丛中,不知掏出什么来。

   
被一只鸟斜睨总归不是滋味的。便与它讲,它的态度不是什么好鸟的态度,在人类的手心里,总要放些恣态下来,不吃不喝是不行的,高高在上也是不行的。鸟不懂人语,对我的啰里啰唆熟视无睹。交流不通畅,又没翻译,只好把它翅膀上的绳剪了。对于有个性的鸟来说,生气意味着不吃饭,不吃饭意味着灭亡,我可不想坏了我累世的好名声。

     
江南本就多阴雨天气,岳阳这边也下起了连绵不绝的小雨,且一下就是几天。顶着烦闷,忽生出一个念头,想要去洞庭湖看看。我拿着姥爷的一柄复古的灰色的雨伞,穿上雨靴,便出来了。出了门前那巷口,看到到处都是顶着各色雨伞走路的行人,有结伴而走的,一路上说说笑笑,可他们哪里知道,他们头顶雨伞上飞溅出的雨沫,它们是多么伤心啊!因为它们终究还是离开了娘亲的怀抱。

  几只灵蝶从他手中翩然而起,舞姿甚是优美,娇丽的翅膀闪着晶光,深邃的触眉撼动着我的心,在这柔阳之下。

   
没了束缚的鸟儿依旧不吃不喝。没法,只好拉开窗,把它放到窗台的棱上,告诉它彻底自由了。它不飞走,亦不回头看我,与一直忽扇着双手示意它飞走的我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      
一路有感有想,一段不怎么长的路,却走了几个小时。到洞庭湖时,已经下起了很大的雨了,后面的衣服也打湿了几分,后背不冷,却凉透了心。那水面一如既往的广阔,哪怕只是洞庭湖的一小部分。小小的雨滴滴入湖水中,也像是进了一个无底洞,好像怎么也不能够把它填满。望着,望着,仿佛有种窒息感,抬头望着天空,云有多浓,愁就有多深。

  黧风却看哭了,无力地瘫在我身上,向我诉苦。去年,阿奶的农田被山洪冲垮了家里家境变差,只盼着你,谁想你却姗姗迟来……

   
突然有些惭愧。把它放了下来,它扑扇着翅膀落到了水桶的沿上。我悄悄退出阳台。等我收拾完活儿,再次进去看它时,它已合上了双眼,站在那儿睡着了。忍不住给它铺了个厚厚实实的小窝,移驾的空档儿它一溜烟钻屋里去了。寻了小半夜,无果。只好睡去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高楼谁与上?

  蓝穷被洗刷的一尘不染,蛱蝶轻轻降在黧风头上,我牵着他继续走,不时伸手擦去那些泪。一望无垠的庄稼,厚厚的铺满了眼界。

   
第二天早晨起来,鸟儿顺着我敞开的窗户飞走了,留下一摊鸟粪,在我的茶几上泛着黄白色的光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长记秋晴望。

  五彩的蛱蝶纷纷冒出了脑袋,然后悄悄抬起腿儿,跳起了舒缓而又优美的舞蹈,黧风破涕为笑,捶一下胸口,又跑起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往事已成空,

  几点落红缀在老树根上,姑牛熟睡了,花香随来款款情深,疲惫的我们躺在青草地上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还如一梦中。

  粉蝶弄着金丝髻,翅膀扑扇的声音特别清楚。趁着太阳还比山头高一截,比划个拳,放纸鸢。可没有什么事永驻人间的。

      沉浸于自己的小千世界里,独自惆怅,独自愁。

  黑得刺眼的轿车接走了我。这是第三天的早晨,阴雨连绵,路上满是泥泞的沙,坑洼的小路想在阻止着轿车前进。透过车窗,不再像原来的“杏子金黄麦花稀”,倒像是个个歪头斜脑,毫无生气的失败者。

     
有时候见惯了这大千世界的人情世故,看淡了世态炎凉,也想和鲁迅先生一样:

  荆刺丛生的杂草堆里,竟飘出片片芳香,回眸一看,黧风这小子还追赶着轿车呢,他粗犷的甩着皮毛衣。眼睁睁的看着里风越来越远,便关上车窗,紧闭双眼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躲进小楼成一统,管他冬夏与春秋

  毛绒的,扑扇着翅膀,睁开眼睛一看,一只蛱蝶竟熟睡在鼻尖,底下还绑着什么,拨开蛱蝶,是一张写着黧风的纸条……

     
我也想,躲进自己的小千世界里,掰着手指头数着这丹青年华。我也想,有一间属于的草屋,外面草树环绕,小鸟与蝉和鸣。每天早晨醒来,可以拥抱第一缕阳光。可以独自一人在草屋里开心,惆怅。

  与蛱蝶同行,是我对你最大的补偿了,黧风。

      可是,也只是想想而已。

     
西方有一句俗语:“你要永远快乐,只有向痛苦里去找。”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:“快乐不是永远的,但是痛苦你却永远记得。”
确实,人们啊,总是把痛苦的事情记得太牢,我也如此。我也清楚地记得:小时候,吸毒父亲如魔鬼般的毒打;记得,那强忍在眼眶的泪水。我也曾把自己隔离起来,每天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,可是伤心过后,我还是决定振作起来。毕竟风雨过后的世界仍旧精彩,毕竟外面的世界还是一片鸟语花香,毕竟妈妈烧的菜还是好吃。

     
你看现在的我很好。我能很好地在这两个世界来回。在小千世界里,我把所有的负面情绪发泄出来,以更好的状态在大千世界里前行,在面对任何困难和任何悲伤时风轻云淡地说:“我没事。”

小千世界是那高山上的净土,是心灵的归宿。每一次,都能够洗净灵魂的尘埃,让我用不骄不躁的心面对大千世界,从容,从容,从容地过完一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